当前位置: #云南新闻推荐 > 健康 >

Apple Watch的迷你网站的目的是什么?

2019-07-10 22:01 - 查看:
苹果公司官网日前增加了一个针对 Apple Watch 的迷你网站, 推出 Apple Watch 企业健康(corporate wellness)项目。此举说明苹果有意在企业健康领域和Fitbit展开一次较量,目前 Fitbit 是这个领域的

  苹果公司官网日前增加了一个针对 Apple Watch 的迷你网站, 推出 Apple Watch 企业健康(corporate wellness)项目。此举说明苹果有意在企业健康领域和Fitbit展开一次较量,目前 Fitbit 是这个领域的领头羊。在这个迷你网站中,苹果公司介绍了他们与 Aetna、IBM 以及 Lockton等企业已经建立的合作关系,另外也介绍了 Apple Watch 上“企业员工已知且喜爱的健康解决方案”,比如 Lose It!、Virgin Pulse 和 Vitality等。

  苹果指出 Apple Watch 能够提供全方位的解决方案,不仅可以追踪日常活动,还可以在营养、呼吸和专注力方面提供帮助。

  另外设备自带的日历和信息,还有 HoursTracker 等第三方应用能够让 Apple Watch 不脱离他们的工作世界。

  苹果在这个迷你网站中还提供了企业整合 Apple Watch 的方法,比如如果企业人数小于 100人,那么企业可以通过苹果零售店来安排交易,但如果人数超过这个限额,那么可以直接向苹果公司的企业健康部门发送邮件,苹果公司会做出相应的安排。

  其实自 Apple Watch 发布以来,苹果就很注重向企业用户推荐这款设备,这次建立迷你网站说明他们有意进一步推荐这款设备在企业市场的业务。但是苹果要和 Fitbit 在这个市场展开竞争也不容易,毕竟 Fitbit 在企业健康市场已经占据了一定的主导优势,而且他们的健康追踪器的售价比 Apple Watch 要低很多,苹果还需努力。

  根据最近一份最新的报告显示,虚拟现实技术对于提高学生的学习成绩有非常积极的作用,并且通过测试结果来看,无论是对知识的认知还是成绩测试,虚拟现实都起到了非常有效的效果。

  通过测试对比后发现,学生在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研究某个课题之后,要比使用传统方法的学生效率更高,而这表明虚拟现实已经成为了许多教师和教学从业者提高教学效果的新方法。

  这份测试报告来自于中国,虽然我们目前无法确认可信度,但是在欧洲地区,我们同样看到有公司开始做了同样的事情。

  就在上周,HTC推出了最新的真实场景平台,通过访问沉浸式虚拟现实教育办公室来模拟教学效果。而开发的公司VR Education是来自于爱尔兰Waterford的Viking初创公司,距离都柏林只有90分钟的车程。这个平台名叫Engage,是一个提供远程虚拟现实教育的服务,可以让全世界各地的学生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学习不同课程的虚拟现实应用。

  “这不仅仅是有点不同,这完全是一个新媒体,而这与传统方式之前做的事情完全不同。”VR Education首席执行官David Shelan表示。

  Engage免费下载,并且同时最多可以为30个用户提供虚拟现实授课服务。用户可以通过Engage进行PPT演讲、会议等任何事情,并且还可以在只有虚拟现实方式的情况下进行深度实时协作体验。比如当老师在介绍某个历史事件时,相关的历史人物或数据会出现在虚拟现实的屏幕上。

  早期Engage已经开始在Steam上提供下载,而前三个月的累计下载次数已经达到了35000次。据悉,Engage将在明年1月份迎来一次大幅升级,将加入更多的功能和内容。而未来这种远程虚拟现实教育的方式也将进行收费,但是对于教学内容来说,将会变得更加丰富。

  通过Engage这样的工具,我们能够看到虚拟现实技术对于教育行业将产生重大的影响。首先一个关键的特性就是通过沉浸式体验来提升学习的环境,提高参与度与互动性。另外,通过虚拟现实的方式能够超越物理限制,再加上社交媒体的属性,可以消除用户之间的距离隔阂,让任何人在任何地方都能学习到知识。

  “我非常高兴这种技术能够让老师在虚拟的环境下为全世界各地的学生传授知识。”VirtualSpeech创始人Dominic Barnard表示。“想象一下,当你要学习一个历史事件时,全班学生都可以被立刻传送到二战时的某个战壕里,然后通过360度的视频和图片体验当时的历史场景,这是一件多么让人兴奋的事情。”

  另外,Barnard还告诉我们虚拟现实在另外一个教学场景中同样可以发挥重要的作用,那就是语言学习。几周之前,VirtualSpeech这家来自英国的公司发布了测试版的Language VR应用,而这款应用就是为了解决语言学习过程中过于单调的问题。在这款应用中,公司开发出了各种各样的内容,包括词汇、语法、游戏、角色扮演甚至是文化。

  比如,当用户在探索英国不同地区的时候,可以通过效果逼线度环境中体验语言的魅力。而角色扮演项目则可以让用户模拟在餐厅或酒店中预订的练习。

  “通常人来说,许多人都知道学习一门语言最好的办法就是到那个国家去,而虚拟现实从某种程度上就降低了这种成本。它可以让你沉浸在不同的语言和文化中。”Barnard表示。“而通过对语言和对话模块的不断改进,很快我们就可以在虚拟现实的环境中与不同国家不同身份的人进行对话,比如在巴黎购买一张火车票或者在伦敦租一间公寓。”

  当然,目前一个最主要的障碍就是如何让这项技术进入到学校里面,而K12系统则凭借低预算和快速使用的方式将很快在学校中普及。

  VR First在过去的一年里,一直致力于不断为各种学术机构和实验室铺装基本虚拟现实设备来满足不断增长的需求。而未来不仅仅是高等院校的学生,包括世界各地的中小学生以及数以百万计的学生都能够通过虚拟现实这种新技术来成为教育方式变革的亲历者。

  “虽然并不是所有院校都会立刻加入到虚拟现实平台中来,但是如果预算不是特别紧张,或者对新技术教育想要探索一番的学校,完全可以将虚拟现实技术整合到目前的课程计划中。”Barnard说。

  如果硅谷的传奇可以信以为真,那么 Eric Migicovsky 应该已经嗨翻了。不管怎么说,他失败了。这是一个 30 岁的创业者在硅谷的经典失败故事。从选跑道,踩坑,入不敷出,考虑裁员,到最后决定被收购,每一步都像在刀尖上跳舞。见过千千万万创业者,没有谁能雄心勃勃又从不沮丧,向所有人保证此刻的状况好到令人放心。

  还是那句话,大部分初创企业都会失败,但重要的是,你选择创造了一些独一无二的东西。

  手机已经是目前公认的一个移动设备,对每个人来说是否还需要另外一个新的移动设备?它能提供哪些区别手机的功能?这才能有独特的市场位置或用户价值在。

  很显然现在的智能手表里,不管是 Apple Watch 还是 Pebble,都没能提供一个杀手级的功能,把自己成功地区别于手机之外。目前仅仅能找到的一元功能也只是单独针对运动这个场景,这只是一个单一的技术点,不足以引爆市场。用户必须对产品有强大的需求才会去买。比如手机与 PC 相比的移动性,便携性,手表和手机相比能有哪些独特价值呢?

  现阶段看来,这些附加价值并不大,除了运动,监测心率等这两点。消息提醒也一般。我认为未来手表要占据位置,一定是它在一些新的科技领域或者是新的技术点上达到了某些突破。比如能随时测血糖,血压等人体各项关键指标,甚至报警。但现在传感器技术还暂时达不到。

  所以未来如果手表在技术上有例如上述的突破,手表市场才会迎来爆发,至少能很大程度上弥补手机的不足。

  如果硅谷的传奇可以信以为真,那么 Eric Migicovsky 应该已经嗨翻了。不管怎么说,他失败了。

  在过去的九年里,他夜以继日地打造出 Pebble —— 这是一家他 21 岁在荷兰的 Delft 留学时创立的智能手表公司。他的创业道路具有独特的传奇性:挣扎地从 YCombinator 里起步,成为众筹英雄和平台建造者,最后卖出了两百多万只智能手表。

  听上去很多,但实际上还不够。Pebble 并没有盈利,在看得到的未来也不会再有。

  12 月 6 日 Migicovsky 将 Pebble 包括知识产权的核心资产卖给了 Fitbit,传言 Fitbit 会雇回 40% 的 Pebble 员工。在 30 岁这年,他第一次面临着成人后头衔里没有写着 CEO 的日子。而在一个疯狂追捧失败的文化中,他也获得了终极资格认证:一家溃败并倒闭的创业公司。

  他也没有闷闷不乐。当我(作者:Steven Levy)上周与这位瘦高个(他有 1 米 8)留着胡子的加拿大人在 Palo Alto 的餐馆见面时,Migicovsky 还是那个愉快并乐于思考的小伙子,就像在更欣欣向荣的时期里认识的那个他一样,尽管我们这次的谈话带着一些非同寻常的严肃。

  Migicovsky 同意来见我,因为我已经断断续续地记录下了这家公司的成长历程。我在他还是 Y Combinator 里一家孤独的硬件创业公司时就采访了他,他是 2011 冬季那批进入的(他的公司当时叫做 Alerta,手表取名为 InPulse)。在过去的两年中,Backchannel 多次访问他们,并写作了名为《Pebble 历险记》的系列文章。

  2014 年 9 月,当苹果发布了智能手表的第二天我与他约见,Migicovsky 说 Pebble 将受益于市场对于可穿戴产品的认可。我还看过一个早期版本 —— 非常酷的 Swatch 式的 Pebble Time Round 。

  今年早些时候,我很兴奋地看到 Pebble 将产品线扩展到无屏设备,你可以挂在钥匙链上播放音乐,同时记录跑步数据。(它也可以运行 Amazon Alexa 软件,根据声音指令完成上千种任务)。当我在安排这次访谈时 —— 有报告已经透漏了这次收购的消息 —— 他很明确地说出我暗自计划的:这将会是我书写的 Pebble 的最后一次历险。

  “有如冒险般的” 也许还只是描述 Pebble 这一年较为善意的词。2016 年是从危机开始的。

  在这年之前,这个一度盈利的公司开始进入财政红色预警,在 2015 年下半年没有完成销售目标。Pebble 之后再也没有盈利过。在 2016 年 4 月,正当他们从拥挤的 Palo Alto 总部搬进宽敞明亮,位于 Redwood 城的新办公楼时,Migicovsky 裁掉了 1/4 的员工,约 160 人。他们乐观地租下了两层楼,现在只用了一层。

  事实证明,Pebble 和 Apple 都对可穿戴市场做出了误判。手腕上的 iPhone 这个概念并没被大众接受。腕部设备最火的应用就是健身。

  喜欢运动的人觉得可以戴在手上记录跑步和生理数据很有用。Apple 关注的时尚,Pebble 关注的效率,以及其它第三方关注的创新都是花钱花跑偏了—— 智能手表市场实际上深植于健康和塑身。“我们领悟得太晚,而 Apple 也正在意识到这个问题” Migicovsky 说。(他承认推送也许是智能手表另外一个关键功能。)“我们在 2014 年并不明白这些 —— 如果我们当时推出的是可穿戴健身类的智能手表,也许结果会有些不同。”

  今年早些时候宣布的产品都专注于健身领域,尤其是 Pebble Core -前面提到的串在钥匙链上的小玩意儿,跟一张麻将牌差不多大。(你会注意到第二代苹果智能手表也同样针对的是健身人群。)

  Pebble 同时介绍了新的智能手表为健身类应用程序所做的优化,还自带心跳检测功能。4 月份 Kickstarter 便宣称其订单额已超过1200万美元。

  但所有这些对Pebble来说都太晚了,无力拯救公司。Core 注定要成为一款幽灵产品,仅有绚丽的原型机,却永远不会交付到 Kickstarter 下单的那 24000 位用户手中。( Kickstarter 系统将退还资金给用户。)

  但 Migicovsky 没有在我们四月聊 Pebble Core 时告诉我,Pebble 回到 Kickstarter 上是迫于公司无法筹集到资金。“在裁员时筹钱根本没戏,”他现在说到,“这是我们为什么选择 Kickstarter 的原因。在这之后我们试图筹钱,但还是不灵。”

  整个春天和夏天,Migicovsky 都在穷尽一切方法来维持公司的运转,可伴随他与日俱增的狂热的,是夏季的消退和悲催假期的显现 —— 新产品延迟了,要到 2017 年才能出货。

  “九月份简直太疯狂了,” 他说,“我飞遍了全球,先是中国,试图达成一个用于操作系统的许可协议,与投资者聊天——他们与在其他创业阶段所遇到的投资者属于完全不同的类别。” 他拜访的并非顶级风险投资机构,而是游离在科技圈之外的私募和家族式投资公司。

  他为此大开脑洞,甚至一度考虑众包股权融资,但因为公司搞 Kickstarter 已经受到批评,于是只能放弃。也有其它方案,Hail Mary 计划过 “开除所有人,把公司缩减到 10 人,看看会有什么情况。”

  他现在把这种情形比作是实时赌博,那场景就像大选之夜眼睁睁的看着评论员把一个个州都标红了:还能另辟蹊径帮希拉里·克林顿获得选举的胜利么?与候选人一样,事实证明并没有这条出路。

  ▲ Fitbit 2007 年成立于旧金山,是最早进入可穿戴设备领域的公司之一。

  十月份的时候,Migicovsky 最终确定了 Pebble 已经没落。是时候卖掉他能卖掉的一切了,当然要优先考虑保护他的客户们,与他的开发者们坚定地站在一起,以及尽可能为他的员工们做一些事情。

  出奇的是,这次转型给他和他的执行团队带来了一些新的动力。“我们在十月份做出那个决定之后,一切都豁然开朗了”,Migicovsky 回忆道,“我们一下子有了目标,那就是我们不得不卖掉公司。”

  最合适的接收方是 Fitbit, 这是一家在健身可穿戴行业处于领导地位的公司,也是一个近期挺进智能手表市场的新玩家。

  Migicovsky 说,Fitbit 最吸引他的(除了据彭博商业周刊估计将近 4 千万美元的现金)是这家公司愿意留住 Pebble 的开发者和用户们。尽管具体操作方式尚不清晰 —— Fitbit 会将智能手表跑在 Pebble 的操作系统上吗?—— Migicovsky 现在已在他的博客上指出,这笔收购案将会让开发者们的受众从原来 Pebble 的 200 万用户群体扩充到 Fitbit 的 5000 万。“ Fitbit 将会极大地帮助到开发者们。” Migicovsky 说到。

  尽管这笔收购案的所有特殊细节都没有公开( Migicovsky 被限制谈论这些),我们还是能从 Pebble 和 Fitbit 的博客公告中看到,收购案中的资产交易包含 Pebble 的软件、固件、专利,但并不包含真正的硬件或者库存产品。Pebble 仍然要自己负担债务。而相当一部分的 “Pebbler ” ( Migicovsky 员工们的自称) 将会加入 Fitbit 。尴尬的是,他们大部分都是工程师。Migicovsky 也确认了那些没有加入的人将会收到遣散费。

  Pebble 手表将会持续运转下去,尽管保修条款已经不再有效,初期阶段 Fitbit 仍会支持维护 Pebble 手表。那些为 Pebble 开发了第三方应用和插件的开发者们也仍然可以将产品卖到已经缩水的 Pebble 社区。而那些在 Kickstarter 上订购了 Pebble 产品的人将会收到退款。

  而 Fitbit 近期也面临着一些问题 —— 上个月他们就砍掉了节日促销的计划,并且他们的股价也一直处在低位。但是 Pebble 工程师的技术专长和来自 Pebble 的一些更具创意的功能专利,想必会给 Fitbit 未来的产品带来提升。

  讽刺的是,我去年四月份跟 Migicovsky 交谈的时候,他谈到过 Fitbit 在早期就明白了健身将会是可穿戴领域的主导功能,并且他们的业务也构建于此之上。

  “Fitbit 对如何从健身领域转型到更加普遍意义上的智能手表有一个明确的大纲”,他告诉我,“而我们现在有着截然相反的境况,我们是从普遍意义上的智能手表起家的,但现在需要意识到健身才是人们用 Pebble 拿来做的最重要的事情之一。”

  一篇关于 Fitbit 联合创始人及 CEO James Park 的媒体报道披露了他持有同样的观点:“随着可穿戴设备变得越来越小,以及智能手表添加了健康/健身等功能,我们发现了一个发挥自身长项并且拓展我们在可穿戴行业领导地位的机会。”(我尝试联系 Park ,但我在截稿期前没能联系到他)

  关于我们谈话之后他即将加入 YC 的报道,他对此不予置评。不过无论他怎么做,他都不会以一个富翁的身份离开 Pebble 。“这次收购案不是那种类型的交易,” 他说到,“这是一个关乎客户、员工以及制造商们的交易”。

  “我不会改变太多”,他说到,“我们的计划执行得不完美,但很少有什么事情是完美的。我们进行了尝试,做出了很棒的产品,我们卖掉了它们,我们开创了一个市场, 我们…我们只是没法走到下一步了。”

  谈到如何看待 “失败” 是硅谷的 “卓越资格认证”,Migicovsky 并不认为自己拥有这样一张认证。

  “我没有刻意遵循 ‘快速试错’ 的圣经”,他谈到自己 9 年的创业旅程时如是说到。然而,对于 Migicovsky 来说,这次出售公司的一个很大动机其实是为了保全一些东西,主要是让他能够有机会继续培育他一手创建的社区。“那不是一个很大的社区, 但我觉得那是一个有分量的数字 —— 遍布世界的两百万人”,他回忆到。

  在我看来,Migicovsky 在他人生二十几岁的年纪已经达成了许多成就。

  尽管戛然而止,Pebble 仍然是一家为用户带来价值的、创新的、极具张力的公司,也是个值得开发者们感恩的社区。在这个大公司间用一种残酷甚至错误的方式相互竞争的大环境里,他们着实是一股清流。刚刚 30 岁,Migicovsky 还有大把时光去再创辉煌,别忘了他还有很多手表来帮他留住时间呢。

  以上是85开发平台的心得,85开发,帮你开发!欢迎广大用户与我交流,多谢。85开发平台(是一个综合性软硬云服务一体化的技术服务平台,软件开发资讯,硬件开发资讯,方案开发资讯,电子应用资讯,云方案资讯,软硬云开发资讯。

  大家都爱搜:智能穿戴、智能家居、智能医疗、智能玩具、智能手表、智能手环、智能水杯智能机器人、智能音响、智能药盒,这里有最全面最炫酷最前沿的智能方案等你来!

上一篇:上一篇:迪丽热巴登《时尚健康》三月号封面 运动风造型           下一篇:下一篇:调理脾胃的六大特效揉腹法